文章分類

作者簡介

吳進輝 教授

 

 研易有成,以人文化成為志,作易經智慧推手。對於易經、儒學、老學、佛學、孫子兵法等東方哲學有獨道領會,經常講學於全台各地,擅長將古典智慧化為現代經營管理與人生哲學之素材。

 

 吳教授成立易經學院,推廣易經義理與智慧不遺餘力,在易經註解文中每以十六個字統括爻辭易理,甚具見地,解惑斷惑、開啟智慧,為其著書之不二座右銘。

自序-應作如是觀

中國人自古以來即透過不斷之觀察,而體會到萬事萬物變動不居之道理,遂發明「易」之觀念以充分說明其運動、發展、盈虛、消長之複雜變化現象,再應用以簡御繁(簡易)之方,穿透變化紛異之表象(變易),以掌握永恆不變之本質(不易),故能應付波瀾詭譎之變局,進而修己安人,己達達人。易之基礎在於陰陽,以陰陽爻在卦位上之變化所組成之六十四卦與三百八十四爻來詮飾自然現象與人事變化,則無不統攝盡包。易經開物成務,人文化成,乃中國傳統文化之源頭活水,大根大本,自古以來影響中國文化之發展幾深且遠,易經強調宇宙萬事萬物皆是一個整體,一個卦是一個小整體,八卦是一個大整體,六十四卦則是一個更大之整體,整體之間並非孤立存在,而是相互聯繫依存,相互制約、相互轉化,卦與卦之間,爻與爻之間息息相關,互為影響,任何一個卦爻局部之變化無不影響六十四卦或整體之發展,故六十四卦乃是一個宏觀、動態、發展、平衡之整體,引申言之,則知天地人之間亦為相互關連之整體,可以相互感應,相互協調,進而天人合一,在永恆之時間與空間裏,自然、社會與人生三者為一整體,皆以相同之節奏、秩序、均衡、協調為原則,持續不斷地運行與發展。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1875-1961)認為真正之「現代人」,既不站在昨天,也不站在明天,而是站在昨天與明天相連之橋上,他們充分感知這種過渡狀態,知道自己是傳統之產物,也明瞭傳統之缺失,他們日夜想以創新去彌補傳統之不足,但又明白今日之創新明天即會成為傳統,很快就會被超越。榮格所言深得我心,既棄傳統,猶如斷線之風箏,將何所之?此時任何創造皆屬偶然如何開創可大可久之未來。老子曰:「反者道之動」,凡充分掌握大自然運行法則者,皆知宇宙人生之變無始無終,彷彿波浪式起伏班連環運行,陰陽正反互變、相互激盪、相互轉化、終而復始,是以創新即復古,復古即創新,進化即退化,退化即進化,兩者互為循環消長,生生不息。在變化無常之時代,個人或組織致勝之關鍵在於創新,而創新之關鍵在於「通變」之道,知道宇宙變化之法則、變化之過程、動力、軌跡與趨向,具備掌握趨勢之智慧。易者生生也,生了又生,創造又創造,永無止息,它對變化與趨勢發展之詮釋,無人能出其右,乃最佳之趨勢,諮商與創意大師。易經三百八十四爻所用之隱喻用語和象徵手法堪稱最有效之知識管理方法,蓋隱喻與象徵具備無限之包容性,可適用於所有可能之情況,能有效地促進創意之發展,故易道廣大,無所不包,堪稱最大之開放系統,古往今來皓首窮易者,為周易經傳注疏者,遂能接踵而至,歷久不衰。

亙古以來,易經即為經中之王,群經之首,凡中國傳統之知識菁英無不以能注解易經為其終生之志,而精熟易經者,自為智者先知,殆無疑義。多方因緣聚合,走上習易之路,一晃之間亦已二十寒暑,思之行之,堪稱熟稔,並以人化成自許,開館講學,如今邁入知天命之年,閉關潛修,整理過往教學相長所得,終完成「思維易經-智慧開門」一書,所謂:「亨者,嘉之會也」,悅己以悅人,成己以成人,兌卦大象曰:「君子以朋友講習」乃此之謂也,此書之作,一則與易學同好分享,再則乃個人習易過程之檢驗與交代,履卦上九有謂「視履考詳,其旋元吉」,君子以成德為行,素履始,周旋終,回顧檢視過往,以評定功過是非,正所以惕勵革新而止於至善也。

二位美國傳播者於告別二十世紀前夕,選出了百年來影響美國社會最重要之一百篇演講,名列第一者乃人權領袖金恩於一九六三年之演講,講題為:「I have a dream」,被視為二十世紀中最具震憾力之四個英文字。本人自‘而立之年’起亦have a dream,乃研易,習易,解易也,如今書已成,夢已圓,究天人之際似又跨出一大步,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聞大道如見知己」,此生或可無憾矣!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自覺而後覺人,當是往後主要之使命與志業。

書名之所以取為「思維易經-智慧開門」,蓋源於周易一書乃人類有史以來最大之思維範疇系統,亦為最開放之系統,習易日久則思維自然絜靜精微,行不離道。所謂道常無為而無不為,無為者,能去主觀成見,按客觀法則行事,無不為者,則行事恰到好處,與天合而為一,真正感到自由自在,無不為之。易經作為中國人之生命哲學,是真正實踐之學問,習易者於易理之中不斷含咀玩味,乃能內化為其氣質與思維,進而落實於生活與生命之中,尤甚者,習易之鑰唯有掌握周易中潛藏之獨特思維方式-太極思維,方能捕捉經文中深蘊之信息與義理而悠遊其中。太極思維乃易學思維之核心,其思維特色涵蓋微觀與宏觀之架構,二者就其本質而言有其相性,則中庸所謂「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是也,尤以太極思維中之辯證思維因涵蘊深厚特別引人入勝。辯證法(dialectic)做為一種思維方式,原本即由對話(dialog)演變而來,辯證法能讓人思想更寬闊,並恢復原本即擅長之非線性思維能力,而變得更有創造力。易經辯證思想之精髓在於陰陽矛盾,陰陽之間為一個矛盾統一體,兩者既對立又統一,分之為二,合之為一,故陰陽是兩非兩,是一非一,一中有二,二實為一,陰陽無不同時存在,兩者相互依存、相互制約、相互作用、相互轉化、物極必反、相反相成,故朱熹有謂:「天地之間無往而非陰陽,一動一靜,一語一默,皆是陰陽之理。」易經繫辭傳亦云:「一陰一陽之謂道」。當然此道非本體之道,乃應用之道,即形而下之法則,為陰陽矛盾均衡之存在,故繫辭傳繼「一陰一陽之謂道」一語之後復云:「繼之者善也」,善之作用在於完成調和一陰一陽,能得均衡者即謂之「得道」,不得均衡者即謂之「不得道」。太極思維透過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符號所建構之象徵體系與思維模型,及爻與爻、爻與卦、卦與卦間種種錯綜複雜之關係,以充分彰顯其“隨時適變”之辯證思維方式,使人得以領悟陰陽對立轉化之理,透過心包太虛之心境,跳脫陰陽主客之對待,以迄陰陽合德、對立統一、相反相成、中和均衡,庶幾達成一種永恆且隨時適變之終極和諧狀態,故能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易道博大精深,個人智慧有限,實難窺其堂奧,唯有站在巨人肩牓上方能居高臨下,眼界開闊,使所見更明更遠。本書之完成自當感謝所有古聖先賢智慧之傳承,若非汲取他們智慧之精華,則以本人之慧根資質,或仍不得其門而入,遑論著書立說與晉身易學傳承行列,同時更感謝內人全程無怨無悔之配合,使余無後顧之憂,得以心無旁騖專心寫作,而 謝俊宏 教授與一男兄、光宇兄三位前輩于本書付梓問世之際,願共襄盛舉,賜序推薦,使本書增色不少,乃能一償宏揚易理之夙志,其隆情高誼,銘感我心。

回顧習易之探索過程,因未遇明師指點,一路走來真是坎坷艱辛,撫今思昔,悲喜交集,難以言喻,金剛經佛曰:「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既以人文化成之道務為志,為免後學重蹈覆轍,治絲而棼,故本書解易,行文力求言簡意賅,提綱挈領,俾直指義理核心,故不尚賁飾綴言,或旁徵博引徒增名相,俾保留爻義無限之開放空間,讓後學得以自由揮灑,縱橫其中,以期激盪出更多之創意,庶幾易學傳承更能光輝燦爛,傳之久遠,無遠弗屆。是以落筆之際悉皆字斟句酌,殚精竭慮,期能文字精簡而義理了然,用字概以淺顯文言為主,實因白話釋易有難以傳神達義且有限制易理之弊。每卦皆以「卦義概論」始之,用以闡飾卦名、卦象、卦辭、彖傳、大象傳之大意,以之作為爻辭注解引路之用,俾有助於卦爻整體之理解,蓋個體與整體之間相互制約與連動,非常精微而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卦中每爻除予以扼要之解說外,更於每爻解說之後總結為四句十六字淺顯易懂之成語或語言,做為整句爻辭之濃縮與應用,俾讀者更能掌握個中易理之精髓,簡易獲得啟發一消解迷惘和徬徨,庶幾得以走出人生處境之迷宮。

本書雖竭立奉持翻譯經典信、達、雅三原則,然為了力求精簡扼要,敝陋之處在所難免,所謂吉兇悔吝者,生乎動者也,既無法藏諸名山,唯有坦然問世,尚乞諸多前賢仁者包函賜教。金剛經上佛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繫辭上傳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繫辭下傳又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莊子天地篇亦云:「德人者,居無思,行無慮,不藏是非美惡。」悉皆闡釋心無所住之精義。本書因緣和合而成,嘔心瀝血,不足為外人道,然名為習易所得,實無所得。圓覺經上佛亦曰:「如夢中人,夢時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按此,本書仍屬因緣所生之有為法,法者筏也,所謂「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應作如是觀。

吳進輝 歲次壬午年十一月

謝序-精神與人性的提煉

 


    人生是一連串準備和遭遇的過程,是一連串克服挫折和壓力的過程,也是一連串證明自己能力的過程,更是一連串自我實現的過程。人因嗜欲太深,每每欲望蒙蔽理智,故或躁進致凶,或待價落空,有時「眇能視」而看不清,有時「跛能履」而走不快,更有甚者,集「眇能視,跛能履」於一身,既看不清又走不快,故憂患重重,困惑不斷,足見人生行止真正之不易,能靈活權變更是困難,所以,當鞋子合腳時,腳就被遺忘了,當呼吸正常時,呼吸就被遺忘了。

 

 

 

進輝兄為我最景仰的一位文人,其雖非文史科班出身,然浸淫傳統文史典籍垂二十多載,可謂深造有得。余由其身上可查覺久已不見的古代文人氣質,又進輝兄之「上交不諂,下交不瀆」的君子風範及言談間之文采風流,每每發人深省,其儒者用心,不存匠氣,更屬難能可貴。

 

 

 

易經雖為中國群經之首,因為文字艱澀難懂,對一個學科學出身的我,亦從未認真的想要理解它,然由進輝兄身上,讓我感受到「易經」真正的生命力及見識到易經的「宗廟之美」與「百官之富」,而易經精髓的智慧光芒,也喚起了我長久以來隱約中失落的文史熱忱,因而發願重拾典籍,咀嚼玩味,期能從中啟發思考與創意。易經思想博大精深,是揭發人類命運與宇宙規律的智慧之書,經由對立與統一,主體與客體的辯證論述,而可逐漸掌握太極思維的奧妙,不僅深刻領悟了客觀規律的必然性,更可凸顯個人主體的能動性,彰顯出被障蔽的自由意志,因而得以解脫與自在。

 

 

 

進輝兄研易心得,在易經註解文中每以十六個字統括爻辭易理,甚具見地,獨樹一格,令人拍案稱絕。易為智海,雖非萬能,然可思可解,涵蘊無窮,若能深研易理,必可解惑斷惑,開啟智慧,誠為精神與人性的最佳提煉之道。

 

 

 

易經文以載道,人文化成。誠如朱熹所言學易需有「門徑」,進輝兄誠可謂深於易者也,其「思維易經-智慧開門」一書,化繁為簡,深入淺出,直指易理核心,實為現代人學易之最佳門徑。進輝兄謙以書稿示余讀後倍感鼓舞,欣逢此書問梓,躬逢其盛,故忝為之序。

 

 

 

謝俊宏博士 2002年11月18

 

國立台中技術學院教授暨副校長

                                        

一書特色

一書特色

《思維易經》一書特色

 

「易經」博大精深,變化多端,在中國古代典籍中最難一窺堂奧。有鑑於此,現為易經學院院長,易學家吳進輝教授,將其二十多年來鑽研易理的心得化繁為簡,深入淺出,推出新書-《思維易經-智慧開門》。

 

此書內容兼具普及性與研究性,適合易經「初學者」,更適合易經「研究者」。作者有系統的指導讀者進入易理的智慧殿堂,對於個人趨時變通,利用安身,助益良多。

 

《思維易經-智慧開門》一書,結構嚴謹,釋理精湛,文字簡鍊,直指易理核心,實為現代人學易的最佳門徑。有緣閱讀此一大作者,一定會有如獲至寶不忍釋手之感。

度一切苦厄-過關而不斬將

中華國學易經文化研究會 理事長

                   吳進輝 教授

人生苦厄不斷,險關重重,一層難似一層,過得了此關,過不了彼關,且每次之過關莫不以無數之代價做為陪襯,此代價或由自己買單,或由別人買單,或兼而有之,甚或更由整體社會買單,其成本不可胃不大。人生之過關固然重要,蓋其攸關生命之生存與發展,然能否以最低成本過關,誠然更為可貴,故所謂成功過關之定義,其伴隨之代價應以趨近零成本為其標的。綜觀能否成功過關之關鍵,則波瀾詭譎變化多端之環境個為影響之重要因素,即易經繫辭傳所云之「情為境遷」,蓋人皆易受現象制約,情境牽引,然而個人思維、智慧、精神層次之狀態卻往往為其成敗之主要關鍵,所謂「境由心造」是也,能掌握此心不但可不隨境流轉,更可隨時造境,是以佛典心經開宗明義即謂: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西方神經語言NLP學者對此亦有極為精闢之研究,並建構了一個Logical levels之模式,此模式以六個層級組成為一金字塔狀之邏輯從屬結構,由下而上分別為環境、行為、能力、信念/價值觀、自我意識、精神等層級,其論點精要為外變可影響內變,內變亦可影響外變,內外交互影響,正所謂「誠於中,形於外,形於外,誠於中」是也,東西相隔幾千年,其體察人情、人性之理則一。天地萬象無不虛實兩端相生,陰陽兩面相成,而又時刻相互轉化,能「知化」、「善化」、與「化成」則煩惱即菩提。中國自宋朝以降,有所謂分宮卦象次序說,其爻變過成中之第七卦、第八掛稱遊魂卦與歸魂卦,主要闡釋變動迷蒙之後能否找回自己,重拾主導權,不再隨波逐流,則箇中兩個卦象乃其關鍵所在,調理掌握不好,則其人生必然亂七八糟,迷航難返。

易者,易數、易象、易理也,三者息息相關,密不可分,或寓理於象,或假象喻意。然則學易之終極目標主要在掌握易理,所謂心安則理得,故繫辭上傳曰:「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兇。剛柔相推而生變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孔子認為易經六十四卦之排序有其原理精髓,熟讀卦序,心領神會,久之則所居即能心安,能心安則真理自得,故曰:「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孔子亦認為學易之重點在於研究爻辭,把玩爻辭,故古人有謂:「閒坐小窗讀周易,不知春去已多時」之說,學易有得,能使人少煩惱,少痛苦,少障礙,少波折。學易之人靜則善於觀象玩辭,動則善於觀變玩占,自能透明事理,未卜先知,則自助人助,自助者天助,有感乃有應,故能無往而不利。

伏羲仰觀俯察,徹悟天人之理,一晝開天地,以易卦詮釋寰宇萬象,授予無上智慧解脫之道,以破除人生之迷惑,可謂功不可沒,孔子高瞻遠矚,介石知幾,將趨吉避兇占筮之法,提升為開物成務人文化成之教,堪稱功德無量。故人生旅途或順或逆,欲利涉大川,冒險患難成功,則巽以行權,靈活深入,乾以精進,自強不息,乃處憂患之所備,度一切苦厄之所需。

人生苦厄,學易正是度苦離厄,自迷之此岸到悟之彼岸之般若船隻,如何學易?學易要知「幾」,幾是活的,非死的,它是時、空配合創造所生,無定在,無所不在,孔子對此亦已開示點破,故謂:「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時時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一則可以明吉兇,知得失,再則可以掌握應變之方與進退之道。至此自處處世皆能知所進退,進退得時,且謙以用柔,權變無方,非但人生之成功過關庶幾可期,進而可以自覺以覺人,建立可大可久之文明社會。